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伊東

2021-07-06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伊東

原創投稿

評論:
從黑暗中誕生,在希望中成長。

    作為一個出生在內陸的人羣恐懼症患者,“海濱浴場”從來不是我能夠輕易涉足的地方,但這並不代表我不會對其所藴含的“現充感”心懷憧憬,金色的沙灘上,濕熱的海風和身穿可愛泳裝的女孩子,歌頌起屬於夏天的風物詩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當我和往常一樣,肝着各種垃圾手遊中的“泳裝活動”,尋找着文字選題的時候,“7月5日”,這個不上不下的日子和其背後的故事,突然像陽光下的甘露一樣,和大量遊戲中的場景,一起出現我的腦中——

    “國際比基尼日”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就像其字面意思表示的那樣,這本是個慶祝“比基尼”誕生,還順帶將那些資本主義人民,騙到泳衣商店,花下和布料不成比例的金額的“消費陷阱”。但在社交信息爆炸的特殊背景下,這種跨時代背景的“泳裝”,也確實足以成為一種不錯的娛樂模式。

    去年11月裏,我寫了兩篇關於“11區奇怪節日”的文章,介紹了不少從日語“諧音梗”衍生出的互聯網節日,而從那之後,我就一直對世界各地那些稀奇古怪的日子多留了個心眼,但和什麼“美腿之日”“美臀之日”相比,這個起源於歐美地區的“比基尼日”,就要顯得正經多了。

    至少就來歷來説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歷史上第一位比基尼模特Micheline

    1946年7月5日,一名來自法國巴黎的工程師路易斯·雷德,設計了一種只有三塊布料組成的女式泳衣,並以四天前剛剛進行過原子彈試爆的“比基尼環礁”為其命名,雖然這種明顯“有傷風化”的泳衣設計,一度遭到不少國家和團體的反對,卻還是隨着時代變化成為,並最終將這種穿衣時尚滲透到各個國家,以及各種服飾類型當中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意大利卡薩爾古羅馬別墅的壁畫中,被發現人類最古老的類“比基尼”服飾

    就像75年前比基尼的誕生一樣,這本應該是一場就時尚界歷史與未來,展開的紀念活動,但自從人們學會了“整活”,基於這種基於女性身體曲線布料面積為噱頭,吸引男性目光的活動就沒有少過,就算這些活動本身可能根本和“水”扯不上關係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早在上個世紀的舊社會,資本家們就學會了靠比基尼的誕生日來賺取人氣

    而到了互聯網時代,比基尼更變成一種人們展示自己的方式,不管你是擁有上萬粉絲的明星大咖,還是小眾圈子裏的普通民眾,都可以從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樂趣。雖然因為新冠疫情的原因,讓今年的互聯網狂歡變得冷清了一些,但仍然阻止不了人們將身穿各色比基尼的模特們,上傳到網絡上。

    對於大部分人來説,這一天可以是這樣的: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而對於那些沒有先天條件,或者缺少親自出鏡膽量的藝術家們,也可以通過一兩張充滿夏日元素的圖片,來構成以“比基尼”為核心的夏日美景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冰淇淋車、陽光以及比基尼,來自曾經為《守望先鋒》繪製插圖的插畫藝術家@Glen Brogan

    但在另一方面,單純的發“澀圖”,顯然已經不再符合現代人的娛樂思維,在眾多色調單一的人類女性中,自然也少不了其他物種的參與,似乎在比基尼泳裝前,人類與其他物種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跨越種族概念的“比基尼日”

    就連一些乍看上去與“比基尼”沒有關係的社交賬號,也以屬於自己的方式加入到節日中來,即使沒有生命,也可以通過穿上比基尼來獲得一種謎一般的時尚感,同時也證明了比基尼不一定要與“色情”或女性掛鈎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來自某個人偶動畫科普賬户的“整活”

    這陣從歐美地區掀起的熱潮,很快也被吹到遠在大洋另一邊的亞洲。而更有意思的是,通過日本獨有的文化“解構”,比基尼本身自帶的“外向”“三次元”以及“現充”要素,被大大降低,讓這一時尚標誌,展現出比其原產地歐美,更加豐富的“整活”特質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一方面,和歐美一樣基於最單純的人體線條,但卻顯得更加講究,不管是構圖還是後期效果,都很好地展現了創作者高超攝影技術與整體光影的豐富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傳統性質的“比基尼”整活依然存在

    同時,這些來源於歐美地區的比基尼,在經過貼合亞洲人身材的二次設計後,也剝離了部分“性感”和“成熟”要素,成功分化出了“可愛”這一分支路線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比起單純的“三次元”真人比基尼,日本網友們則對“比基尼泳裝”這一外來時尚,有着自己“解構式”的解讀和整活,不少COSER也瞄準了這個機會,給受歡迎的遊戲角色,換上清涼的裝扮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而如果要説在這種日子裏最積極的,除了身材姣好的COSER們之外,可能就要數那些憑興趣生活的日本畫師們了,似乎不在這天裏貼一兩張圖片,就無法表達他們對角色的喜愛。在他們的手上,一些固有的角色也獲得了新的屬性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其中當然也包括藉着特殊時間點,來宣傳自己輕小説或遊戲的人在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某輕小説藉着“泳裝回”放出的宣傳圖

    要説到在些有“顏色”日子裏的整活,日本的遊戲廠商們也一向是積極響應,更別提“比基尼”也算是曾經電子遊戲界的寵兒之一了。老牌大廠太東(TAITO)就貼上一張《野狼計劃》背景圖片中,被豬追趕的比基尼女郎,這也是這款發售於1987年的光槍射擊遊戲,在長期以來留在玩家們心中最大的疑惑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即使今天被公認為老少咸宜的任天堂,也曾經執着於比基尼,甚至它還成為了一代玩家對“比基尼”裝扮印象的啓蒙。只要玩家在一個小時內通關遊戲,便可以看到隱藏的“比基尼裝扮”,這個在今天看來極度不“任天堂”的遊戲系統,在當時一度成為“銀河戰士”系列最出名的挑戰項目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日本網友在“比基尼日”,繪製的初代《銀河戰士》薩姆斯形象

    作為最早容納吸收比基尼文化的亞洲國家,日本的娛樂產業從上個世紀開始,就早早地開始積極地將比基尼塞到各個遊戲作品當中,不管是現在已經成為抽卡手遊“傳統藝能”的夏日泳裝活動,還是在海外一度禁止的“比基尼鎧甲”,都向世界展示了ACG文化,對比基尼的極致利用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而對於日本動畫業來説也同樣如此,不管是在觀眾還是業內中,在TV動畫劇集中,插播所謂的“泳裝回”,也早就成為了在放送中期給觀眾降温解暑、舒緩情緒、還順便回收收視率的強力大招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某線上放送平台為了迎合“比基尼日”,特意選出的“泳裝回”動畫

    新冠疫情肆虐的當下,人們無法再像往年一樣,三五成羣地聚集在海濱或是泳池,網絡卻在無意間,成為連接人類共同愛好的綠洲,在比基尼掀起的文化浪潮面前,人類之間的隔閡和偏見被沖淡。

    原本誕生於“變革”和“爆炸”當中的比基尼,在沙灘排球中,學會了“體育精神”,經過商業馴養和快餐娛樂的薰陶,它又具有了原始的人性,而在疫情時代當中,又通過互聯網精神,在被負面情緒遮蔽的黑暗時代裏,打開了一絲光明,或者説簡單點——

    壞事總會過去,看看這些結構簡單質樸的比基尼,暫時也能把煩心事放到一邊吧。

    給“比基尼”過節是認真的嗎?

    玩家點評 0人蔘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